• 从新竹到北京东五环傻子与白痴1000多公里的音乐梦
    发布日期:2019-08-26 07:06   来源:未知   阅读:

  8月的一个晚上,北京雍和宫附近的糖果三层里,人头攒动。当晚的主角——傻子与白痴乐队成员拿着各自的乐器走上舞台,主唱蔡维泽的现身更是引来了高分贝的欢呼。

  从高中社团与团员相遇,到成为《明日之子2》的最强厂牌,再到发行首张专辑《夜长梦少》,以蔡维泽为主脑的傻子与白痴乐队,如今终于实现了第一次巡演计划。同时,从台北到北京,蔡维泽带领他的乐队成员徐维均、郑光良、叶少菲和李沂邦走过了许多意义独特的地标。

  在北京演出开始之前,新京报记者和傻子与白痴在后台相遇,一同回顾了他们走过的地理轨迹,那些与音乐有关的故事,也由此展开。

  2015年,鼓手兼队长徐维均与蔡维泽相识在台湾新竹高中,“那时候他给我的印象是一个很凶的人,不太好靠近,好像很讨厌,”相处一段时间之后,徐维均才发现蔡维泽虽然个性怪,但却并非一个讨厌的家伙。高考完那个无所事事的夏天,二人躺在学校音乐社琴房中那个又脏又破的沙发上时,随手拨了几个吉他和弦,就这样,“傻子与白痴”(以下简称“傻白”)决定成立了。升入台北大学后,吉他手郑光良和合成器手叶少菲相继入团,蔡维泽本来身兼主唱与贝司,在参加《明日之子2》的比赛后,他决定专心唱歌,于是叶少菲又引荐了在美国念音乐学院的高中同学李沂邦担任专业贝司手。至此,五个傻子与白痴,终于聚齐了。

  “HoydeA”是《夜长梦少》专辑中的第九首歌,充满复古爵士风情,同时也是他们经常去的一个酒吧名称,位于台北市文山区。蔡维泽说,“因为我跟维均在台北是住在一起的,少菲也离我们很近,所以我们其实常常会到那里喝酒。”

  蔡维泽:酒吧的老板是个很随性的人,他想开就开,所以如果歌迷想去的话应该常会扑空(笑)。

  在专辑第八首歌曲《美好前程》中,蔡维泽写道:“听,酒杯的声音,说烂的道理,桥下少年稚气的叹息。”据他透露,这座桥就是台北政大附中恒光桥,也位于他和徐维均的台北的家附近。“有时候我们也会去桥下面喝酒,然后就在那边乱叫之类的,这也是一种排解压力的方式。”

  徐维均:看演出,去视频网站看做菜,或者看一个人一小时都不讲线.叶少菲家里的床上

  蔡维泽:我失眠频率蛮高的,半夜睡不着的时候我会吃一些牛肉干,或是喝一瓶冰啤酒。

  李沂邦:我通常熬夜熬到三四点以后,有时候会五点看日出。通常到半夜就会享受窝在房间听歌或是看美剧的时间。

  自从傻白全体来到北京发展之后,他们就集体住进了北京东五环的一处房子里。在专辑的第十首歌曲《冬五环》歌词里,有哆嗦着叫卖的小贩,和压低帽檐的少女,构成了北方冬天一幅常见的图景。“其实专辑里面有一半歌曲都是在这里写出来的,除跑通告之外,大家在这里更像是一起在大学宿舍里生活。我们会去逛街,“敬佑生命·荣耀医者”2019公益活动(山东)报。去吃一些小吃,去看电影,也经历了一些很日常的事情,比如壁挂炉坏掉。其实很多日常都跟音乐无关,东五环里更多的是我们的生活轨迹。”

  蔡维泽曾经意识到独立乐团与主流市场并不是对立的关系,所以他下定决心来到北京参加《明日之子2》。在参加完比赛之后,傻白顺利签约哇唧唧哇公司,而关于独立乐团与主流唱片公司的讨论,也成为日常聚集在傻白身上的话题。“这个话题已经被说很多次了,我觉得这两者没有什么矛盾,一切还是以正常轨道来进行,”蔡维泽表示,他其实更想听到不同的见解,“如果有人说有矛盾,他到底会怎样讲?搞不好会有我们没有发现的方面,但是目前我还看不出来有什么冲突或者矛盾存在。”

  除音乐创作和编排以外,无论是演出背景、专辑封面还是表演服装,视觉包装也是傻白十分重视的元素,蔡维泽表示,此次巡演的服装都是由他们本人亲自购置,“相对于网购,我们更喜欢去逛街,逛一些设计师品牌和买手店。”至于在北京最经常喜欢去的商圈,蔡维泽透露,那绝对非三里屯莫属了。

Power by DedeCms